激情

法拉利工厂大门对面的Cavallino餐厅经过大规模翻新,再次盛大开业。因每天接待恩佐·法拉利而闻名,这是一个旧农舍和马厩如何与跃马传奇相互交织的故事
撰文 – Kevin M Buckley

在与汽车设计师讨论完空气动力学,或者听完工程师汇报最新的一级方程式发动机测试之后,恩佐·法拉利会漫步走出那些著名的工厂大门。

去享用午膳。
他从没有走远的习惯,穿过马路从Abetone Inferiore大街4号走到1号,然后安坐到他最喜爱的Cavallino餐厅。也就是说12:30.分毫不差。

这个地方的前身是一座农舍和马厩,最初曾作为法拉利员工的食堂,随后在1950年作为Cavallino餐厅向公众开放。内部陈设简单朴素,菜单专门提供让艾米利亚罗马涅成为闻名意大利美食中心的传统佳肴。可谓是急速跑车与慢食运动的碰撞。

餐厅也慢慢成为了公司的烹饪设施,正如菲奥拉诺或者一级方程式,已成为了法拉利文化的一部分,而对于恩佐来说,这里俨然就是他的“御膳房” ,让他能够在一个感觉舒适自在的地方享用他最喜欢的食物。

Cavallino餐厅的前身是农舍和马厩,内部装饰简约质朴,高背木椅围绕方桌,外露的木制屋顶横梁搭配粉刷成白色的墙壁

餐厅很快就设立了一个仅供他使用的小房间。这个小空间随后就变成一个内部密室,恩佐习惯靠墙坐在这里,正对的狭窄入口为了隐私而设置了门帘。

在工作日,他会和法拉利的经理们,有时和车手们一起用膳。传闻,恩佐不喜欢在餐间闲聊时使用翻译,所以非意大利的客人,包括车队的车手们就不得不专心致志,才能跟上谈话的节奏。

而周六则严格禁止关于汽车的谈话。但是,恩佐却专门为一个名为Gli amici di sabato---周六之友的小团体预留时间。与这六位值得信赖的同事共进午餐,主要是尽情享受传统美食、谈论家庭以及对一般生活琐事进行热烈的讨论。这确实非常的意大利。

1966年,恩佐·法拉利(后面角落)与同事在Cavallino餐厅用餐。此次晚宴是为了鸣谢车队在纽博格林1000公里赛事所做出的超凡筹备工作。

从恩佐·法拉利逆时针方向起:
工程师Giancarlo Bussi(负责发动机测试)、Walter Salvarani(负责变速箱)、Giulio Borsar(机械负责人)以及部分被隐藏的Franco Gozzi(新闻办公室负责人)

Cavallino很快也成为了公司最知名客户享用美酒佳肴的理想去处。早在1953年,意大利电影导演罗伯托·罗西里尼 (Roberto Rossellini) 就来到马拉内罗做客,并亲自挑选了由Pinin Farina操刀打造的法拉利212 Inter Coupé,作为礼物送给爱妻---瑞典影星英格丽·褒曼 (Ingrid Bergman)。

此后,无数来自赛车界和其他领域知名人士点名预定这个简朴的小房间,其中包括了保罗·纽曼(Paul Newman)、波斯国王和彼得·塞勒斯(Paul Newman)等。访客名单远远不止于此......

“许多名人都慕名来Cavallino,演员、体育冠军、贵族和皇室成员,”法拉利副主席皮耶罗·法拉利(Piero Ferrari)回忆道。“这里也创造了数不尽的一级方程式历史。例如,伯尼·埃克莱斯顿(Bernie Ecclestone)和让-玛丽·巴雷斯特(Jean-Marie Balestre)1981年就在这里,为同年在巴黎的协和广场正式签署的一级方程式“协和协议”奠定了基础”。

客户还包括过去和现在的车手们,例如尼基·劳达(Niki Lauda)、吉尔·斯维伦纽夫(Gilles Villeneuve)、奈杰尔·曼塞尔(Nigel Mansell)和迈克尔·舒马赫等人就经常为挑战他们严格的运动员饮食限制的菜单争辩。

至于恩佐,他在这些地方被亲切的成为Una buona forchetta——字面意思是“一个好叉子”。意思是他非常喜欢享用美食。Cavallino的菜单上充满了传统菜肴。出生于摩德纳的恩佐偏爱Burro e salvia饺子(黄油和鼠尾草饺子),其次是烩饭配来自帕尔马附近的帕玛森干酪。餐厅会在冬天提供Bollito misto——一种由混合肉类煮成的肉汤。

大厨Massimo Bottura和建筑师India Mahdavi携手合作,赋予餐厅现代感,并为其注入了全新身份形象

时光飞逝,餐厅墙壁的装饰也越来越多,对于粉丝来说,来这里参观不仅是品尝美味佳肴,而是赛事的朝圣打卡之地。室内装饰琳琅满目,其中有来自舒马赫等豪杰的头盔,以及来自法拉利公路跑车和赛车等车型的V12发动机。

在法拉利创始人用丰盛的工厂午餐庆祝其90岁生日时,有超过1500名前任和现任员工一同参与了这个盛事,正是Cavallino提供的餐饮。以致整条八缸发动机的生产线暂停一整天,以便将其装饰得像餐厅一样。

在恩佐于1988年去世后,私人小房间就完好无损地保留下来,但从未再使用,用于纪念这位最让人尊敬的老饕

在入口处、装饰墙壁的玻璃马赛克、餐厅的墙纸上、甚至能在装饰窗户的白色网帘的布鲁诺蕾丝花边上都能看到全新像素化跃马标志

现在,得益于大厨Massimo Bottura和建筑师India Mahdavi的联手合作,Cavallino故事的新篇章即将拉开帷幕。

Massimo Bottura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摩德纳人,将重新焕发活力的Cavallino描述为“为摩德纳美食注入新生的崭新视野和方式”。为此,以现代风格重新审视这个地区的历史与个性,以现在和未来的风味激发过往的美食精华。

一面全新的红色外墙装饰着古老的农舍建筑,Mahdavi在室内运用了意大利饮餐馆的传统装饰设计语言。地板上铺着传统的赤土瓷砖,橡木镶板墙壁,当然还有让人目不暇接的照片、海报和纪念品,此外还有定制的家具和一副像素化的跃马徽标画作,精彩细节为餐厅打造独树一格的形象。

Cavallino现已开放预订,秉承一贯热情好客的理念,让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法拉利世界的一份子,感受同样的氛围,并庆祝美妙的意大利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