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在接下来的几天,超过100辆跃马车型将荟集法拉利进行一个环绕意大利的一千公里旅行---Tribute 1000 Miglia,向著名的Mille Miglia一千英里耐力赛致敬。
撰文– Ben Pulman

法拉利及其热情的客户再次向Mille Miglia一千英里拉力赛致敬,这是一项曾在意大利公路上举办的比赛,并赢得了“世界上最美的比赛”盛誉

1927年首次举办,比赛的宗旨是在意大利的公路上展示当时的跑车,赛事以布雷西亚为起点和终点,途经罗马。20年代的公路没有铺上沥青,除了一些城镇中心的鹅卵石路之外,汽车都是在沙地上行驶。选手们带着他们的行李出发,一度认为他们至少要旅行两天。最后,获胜的汽车仅花费了21个多小时,以77.238公里/小时的平均速度行驶了近1700公里。

这次比赛立刻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对法拉利而言,其竞技历史与Mille Miglia拉力赛相互交织,密不可分。跃马在1947年制造了它的第一辆车,并在一年后赢得了Mille Miglia的冠军。这只是精彩故事的开端:随后,法拉利赢得了1949年至1953年期间的每一场Mille Miglia赛事,同时也在1956年和1957年夺魁。那是最后一场胜利,活动随后就被取消了,因为对于公共道路而言,赛车的速度实在太高,但即使是现在,Mille Miglia拉力赛仍然以其优美道路和迷人风景的组合而令人神往。

法拉利 Tribute 1000 Miglia 致敬赛将激情的车主,还有他们的跑车聚集在一起,与背景一起,成为一道壮观的背景

法拉利Tribute 1000 Miglia致敬活动也提供了一条迷人的路线。在参赛者到达之前,必须对车辆进行为期两天的运动和技术检查,然后选手们和他们的法拉利宝驾将于6月16日聚集在加尔达湖边代森扎诺(Desenzano)市的卡佩莱迪(Cappelletti)广场。

参赛者从那里开始第一段行程,经过帕尔马,越过西萨山口(Cisa Pass),最后抵达比萨并留宿。6月17日,第二天,大量的法拉利和Ferrarista将涌至罗马南部,在意大利首都度过良宵。第三站继续朝摩德纳向北行驶,经过壮观的Futa和 Raticosa山口。第四天也是最后一天,汽车经过因威廉·莎士比亚著作《罗密欧与朱丽叶》而闻名的维罗纳,然后经过起点代森扎诺,在6月19日晚抵达最后一站布雷西亚。
一如既往,法拉利Tribute 1000 Miglia致敬赛将在重新制定的Mille Miglia大赛之前举行。如今已是第39届,这届Mille Miglia拉力赛再现了从1927年到1957年举行了24次的Mille Miglia竞赛形式。在这场重演中,只有那些至少参加过一次历史Mille Miglia赛事的车型,或者完成了注册手续的经典车型才能参加。

法拉利Tribute 1000 Miglia致敬赛对车型则没有这样的限制,当然,参赛车辆必须来自跃马。参加致敬活动的法拉利车型琳琅满目,可追溯到1963年的250 GT Berlinetta Lusso,1967年的330 GTC以及1971年的Dino 246 GT。F40、F50和LaFerrari等罕见车型也将亮相,同台争艳的还有575 Superamerica、599 GTO和F12tdf等V12车型,全部都由跃马的发烧友赞助参赛。

鉴于现在是意大利的六月,所以不胜枚举的敞篷法拉利同时争相亮相,如328 GTS、California、Portofino、Monza SP2和812 GTS。当然也不乏从赛车同行汲取灵感的车型,其中包括Challenge Stradale、Scuderia、Speciale和Pista。最后,F8、Roma和SF90 Stradale等现有车型也会到场一展英姿。

从山口到历史名城,法拉利 Tribute 1000 Miglia 赛事向“世界上最美丽的比赛”致敬,并追溯大部分原始路线

致敬赛并非速度竞赛,而是常规赛事,其宗旨是在规定时间内以规定的平均速度完成赛事的每一个路段。不过今年有所改变,一个新的玩法,车手将首次逆向完成赛事,重拾过往多次举行的逆方向Mille Miglia拉力赛。

尽管参与者的得分是尽可能地接近他们的分配时间,但这一活动并不是一场简单平和的旅行。有时早餐在4:30开始,汽车预计将在路上行驶超过12个小时,也许直到深夜才能到达目的地城市。

不过对于所有的法拉利参赛者来说,这正是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是一个向标志性比赛致敬的机会,在意大利的中心地带体验其魅力和竞争,也是驾驶他们的汽车亲身体验重新制定赛事的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