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我们的全新系列从阿尔伯特·奥布里斯特(Albert Obrist)开始讲述4位跃马最长情车主的超凡收藏系列,他是一位真正的绅士,成为法拉利车主已有60载,与马拉内罗的专业工匠建立了终生的友谊,还偶尔与恩佐本人会面……
撰文: Kevin M. Buckley
摄影: Andrea Klainguti

他曾与恩佐·法拉利相遇,与50年代的赛车手路易吉·维洛雷西(Gigi Villoresi)在赛道旁相拥,结识了Mille Miglia一千英里拉力赛传奇车手皮耶罗·塔鲁菲 (Piero Taruffi) 。并与方吉奥(Fangio)共进午餐。阿尔伯特·奥布里斯特(Albert Obrist)本人就是法拉利行走的历史。

 

一切都从1961年开始。阿尔贝托的公司是注塑成型包装领域的创新者,运作良好。“所以我一有钱就买了一辆法拉利”,从当时巴塞尔Monteverdi经销商处购买,该经销商随后开始建造自己的汽车。他谨慎地补充道:“那是250GTE,严格来说是一辆公路跑车,不是赛车。” 他当时只有24岁。

Albert 'Albi' Obrist 右侧是他经过精心修复的法拉利 330 America,左侧是他的 SF90 Stradale

他开始购买法拉利后,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停止。“这是一种病毒,” 他轻松爽朗地笑道。时至今日,收藏长达60多年,藏品共有80多款,最新购买的车型是812 Competizione,并以订购了296 GTB。在很早的时候,他出售了一些高性能跑车以资助其法拉利“项目”。他笑着说:“我牺牲它们来建造法拉利先生本人忘记创造的‘系列’。”


实际上,“收藏系列”是他极力回避的一个词。 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的瑞士绅士礼貌地避免直呼别人的名字,他会说“television(电视机)”而不是“TV(电视)”,他以英文口语亲切地称自己为“怪老头”,所以对他而言,“收藏”一词含有太多的重商主义和投资成分。


“我将其称为我的‘项目’,我从没想过我会变得富有,” 他说。“这是为了文化。汽车是现代文化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对我来说,它改变了世界,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人们的生活方式。我真的非常喜欢汽车。”

330 America 的涂装是对他的第一辆法拉利怀旧致敬,对一辆 60 年前购买的 250 GTE致敬

由于频繁地前往摩德纳,他与“了不起的人们”,也就是车手和专业工匠,以及那个时代领先的汽车车身制造商们建立了终生的友谊。他在马拉内罗多次遇见“法拉利先生”。“第一次他让我等了半个小时。但他会让国王等一个小时,所以你可以说他对我比国王还好!”他开玩笑说。


这个“项目”持续了三十年,包揽了“从最初、战前、创建车队到法拉利先生生命尽头的全部车型”,以及1932年的阿尔法罗密欧法拉利车队的8C 2300 Monza。


但在1993年,一场命运多舛的汽车“合作伙伴关系”导致奥布里斯特先生“失去”了整个系列的所有权。这确实让人非常懊恼,他的采购日子似乎一去不返了。直到10年后,与法拉利巴塞尔经销商尼基·哈斯勒(Niki Hasler)“在巴塞尔一家酒吧”的偶遇。奥布里斯特热情地说道:“他是世界上最好的汽车推销员之一,你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向你销售了一辆汽车。直到你拿到账单!”他淘气地笑了起来。“那是一辆599。接着是第二辆。然后病毒又回来了。” 他开心地笑道。

 

SF90 Stradale 是该系列的一部分,收藏长达60多年,藏品共有80多款

去年2月,法拉利首席营销和商务官恩里科·加列拉(Enrico Galliera)为他举办了令人惊喜的揭幕仪式,欢迎他来到菲奥拉诺提取全新的812 Competizione,并和美轮美奂的599 GTO以及F12tdf拍照留念。 


奥布里斯特车库目前拥有一辆“出于怀旧原因”而修复的法拉利330 America,其色彩组合向其首辆法拉利——250 GTE致敬。但是如果一定要选出他的最爱时,他叹了口气说:“是塔鲁菲(Taruffi)于57年在Mille Miglia一千英里拉力赛上获胜时驾驶的315 S。” 经历了几任业主后,这款宝驹以550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


他解释了对修复有急切渴望的原因,这种渴望甚至延伸到船只和房屋:“这与创作有关。我认为保持美丽事物的生命力很重要。” 他是个纯粹主义者。“对于汽车,我认为一辆1934年或1935年的汽车如果没有好的制动片,那么对其(按原厂配置)进行修复,现在就不应该使用好的制动片。”


对于阿尔伯特·奥布里斯特来说,“独创性才是最重要的”。对于一位本身就是创意的法拉利绅士来说,这可谓是天合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