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我们品牌四位最长情车主惊人收藏系列的第二期主角是彼得·卡利科夫(Peter Kalikow),他与法拉利的恋情始于一辆250 PF Cabriolet……
撰文: Kevin M. Buckley
摄影: Marc McAndrews

那是在1950年代后期。一个痴迷于汽车杂志的15岁纽约少年缠着他的父亲参观曼哈顿车展,以便近距离接触一辆法拉利 250 PF Cabriolet。“绳子后面的人说这辆车要13000美元,”讲故事的人用地道的纽约口音说。“我父亲跟他说:‘你在开玩笑吧?我的凯迪拉克只要六千,还能载四个人。这东西只能载两人,所以它应该是那价格的一半’。 我在那里泪流满面,知道我永远不会得到这样的车。我的父亲是个有趣的人。”

Peter Kalikow,自 1967 年以来一直是法拉利收藏家,在纽约的家中,左边是他的 812 GTS,右边是稀有的 1951 212 Export

到1963年7月,这位20岁的年轻小伙在一个周末的一天与女友前往长岛琼斯海滩,但当时阴云密布。“所以我们去了罗克兰县的尼亚克,去见一个我认识的人,鲍勃·格罗斯曼(Bob Grossman),他有一大堆法拉利跑车。” 这次会面成就了其首次驾驶法拉利的经验,一辆1962年的SuperAmerica 400 SA Cabriolet。“鲍勃告诉我,没问题,把车开出去吧。但不要弄坏了。” 彼得马上被迷住了,但他没有钱。“所以我制定了一个计划”。


他首先说服了其宠溺的母亲给她自己买了一辆劳斯莱斯Silver Cloud III。经历了此般奢华后,她儿子对法拉利的不懈恳求变得更加难以拒绝,终于在1967年,他自豪地成为了一辆330 GTC的车主。年仅24岁。“每当有人问我是如何开始我的法拉利收藏时,我总是说:‘从拥有伟大的父母开始!'”他大声笑着说。

Kalikow 在他的 212 Export 驾驶室内:“当我从顶上下来时,人们总是想知道司机在哪里!司机在右手边”

如今,卡利科夫是一位非常成功的房地产开发商和受人尊敬的慈善家,他资助了纽约市的大屠杀博物馆,长老会医院、以马内利会堂、霍夫斯特拉大学和二战博物馆。2008年,他因对意大利犹太社区的突出贡献而获得意大利功绩勋章,时常自豪地佩戴着绿色荣誉徽章。


十年前,他定制了一辆SuperAmerica 45庆祝自己的45岁生日。收藏系列到了今年9月将满55年,打造了“约有60”辆车型的庞大阵容。“我们仍然有劳斯莱斯,我留着它和跃马们一起,因为我称它为我所有法拉利收藏的起源。” 



“当地上有雪时,我最喜欢开的车是 F12berlinetta。如果天气好,我就会开出 812 GTS(如图)”

收藏中最闪亮的珍宝是1951年的212,于2018年购得,曾是艾米利亚优雅大赛(Amelia Concours d’Elegance)的获胜者。“这辆车非常漂亮!当我第一次看到它时,就被其优美线条惊呆了。让我惊喜的是其肌理的质量。212车型,尤其是出口的,其本质上就是一辆赛车。


你要么在上面装一个赛车车身,要么是一个公路跑车的车身。” 他熟练地讲述了这款车大起大落的历史,见证了它跨越大西洋,在勒芒角逐,并在1980年进行了修复。当被问及他是否驾驶过时,他回答说:“当然,经常开。我花了一段时间才学会如何驾驶它。我喜欢这辆车的地方就是人们从上往下看,总会问司机在哪里?司机在右手边,”他笑着说。“每个人都给我竖起大拇指。” 人们经常可以看到他驾驶着212,在纽约绿树成荫的帕切斯区穿梭。“我会在夏季时把它带到蒙托克。” 


当被问及为什么仍然购买法拉利时,他顿了顿。“在遇到妻子之前,我买了我的第一辆法拉利。如今除了我的妻子和孩子,法拉利是我生命中永恒不变的一件事。” 说起来它的意义非同小可。“是的,没错,”他若有所思地同意道。然后他变的快活起来。“即使在我拼命工作的时候,法拉利也是我的周六‘首选’车。” 


那位如饥似渴地阅读杂志的少年后来怎么样了?他现在是“收藏家”、“投资者”还是“Ferrarista”?“我更喜欢最后一个,”他做个鬼脸笑道。很少人比他更配得上这一称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