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当一位法拉利收藏家带来一辆来自60年代后期问题重却具有历史意义的F1单座赛车时,初看之下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原来的发动机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功能。但马拉内罗的法拉利经典车修复部门接受了这个几乎必须从零开始的重建重建工作,一项艰难挑战
撰文: Umberto Zapelloni
摄影: A.Ceccarelli, A.Bianchetti/Red Focus

Ferrari Classiche法拉利经典车部门完成一项不可能的任务。天下无阻当经典部门的难事,技术高超的技师们除了惯于研究各种类型的发动机和汽车,并能参照原始图纸。这些珍贵记录均仔细存储在相当于经典车的诺克斯堡的法拉利档案中。他们最新的成果是让一辆1960后期出产的单座赛车重回赛道。


Irmo Costantini,发动机装配部的领军人物,现任法拉利经典部门 Officina Classiche负责人; Luigi Musi,昵称珠宝匠,法拉利经典部门的首席发动机机械师,在曼塞尔时代曾在一级方程式部门工作过; 发动机机械师 Stefano Tassi:有了这几位红衣魔术师的共同努力使法拉利312 12缸发动机起死回生。

装配前的模具用于铸造; 铸造过程需要仔细定位;  正在3D打印中; 正在铸造工作中;  3D打印油泵盖; 浇注后去砂

这不是一辆普通的单座赛车,而是1967 312 F1,底盘编号 0007,曾由Chris Amon分别于在1967年底和1968 年初驾驶,然后由Derek Bell 1968年金杯赛(Gold Cup)和同年的美国大奖赛中驾驶。同时也是一辆在1968 年比利时大奖赛上创造历史的赛车,并为第一辆安装尾翼的一级方程式赛车。


这项创新当时来自赛车队负责人Mauro Forghieri 的绝妙想法。Forghieri是一位传奇人物,他能够从头到尾全盘设计及制造整辆一级方程式赛车。312 F1的现任车主是一位法国收藏家,他第一次来到马拉内罗的原因,是这辆赛车在一场历史性的车赛发生故障。

发动机缸体 3D 建模; 凸轮轴支架; 在发动机组部件上工作; 调整扎断台; 检查凸轮轴间隙

面对如此重要的历史赛车,法拉利经典车部门立即开始检索当时的原始图纸,并着手以回归原始状态为目标重建发动机,包括其缺陷。唯一的改变为将原有的曲轴箱镁材质换成铝合金,让该部件更加可靠和实用。发动机配置取自原始图纸,并详细检查了所有气缸盖,接着进行修复。基本上来说,法拉利工厂只对发动机气缸盖部分进行维护。


曲轴箱和其他零件则是送到铸造厂重新制造。 于是按照原始图纸制作出一个3D模型,此绘图资料并让那个时代的法拉利同事们赢得了高度专业赞誉:我们赞赏当时的设计师的高超技巧,虽然只使用了2D绘图技术。但是他们确实呈现了3D思考,今天的法拉利经典车部门工程师表示。接下来,完成的模型立刻进行下一步复制。用于后续加工的粗略模型、型芯和无箱铸造模具都经过了复制。先是用于铸造模拟,然后是进行实际铸造。

Scuderia 技术总监 Mauro Forghieri 仔细研究 1968 年的比利时 F1 G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