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

毛罗·福吉里因重病去世,享年87岁。福吉里是法拉利历史上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他与跃马有着近40年的渊源。

福吉里是土生土长的摩德纳人,具有特别专注的个性,他是法拉利车队最有才华的机械师之一 ---雷克卢斯(Reclus)与阿尔法·格里(Afra Gori)之子。1957年,年仅22岁的他第一次走入了法拉利的大门,为了完成在博洛尼亚大学就读的工程研究,进行“工作经验培训”(如今称为学徒培训)。


1959年,他回到法拉利担任永久职务,当时另一个火爆性子的人物掌管着赛车部:卡洛·奇蒂(Carlo Chiti)。他与恩佐·法拉利之间不乏争执,但正是两人之间的摩擦赋予了福吉里一生中最重要的机会。在1961年的凯旋赛季结束时,跃马车队的负责人和其他关键人员与恩佐·法拉利产生矛盾,并离开了马拉内罗。这位伟人以其异于常人的直觉,当下就决定将整个赛车部门家交给毛罗掌管,彼时的他只是个来自摩德纳的27岁小伙子,戴着像啤酒瓶一样厚的眼镜。


所以说恩佐·法拉利是支撑福吉里崛起的天才灵感,恩佐在他身上看到比任何人都能更好实现自己愿望的才华。福吉里也接受了担任这个职责带来的挑战:他是一个充满活力和魅力的人,尽管还略显稚嫩,但他能够独立思考,而且时常表现出独创性和开创性的灵感,证明他配得上法拉利赋予他的重要职位。

Forghieri 在 1960 年代后期的一场比赛中与 Enzo Ferrari 深入交谈

他在工作中可能具有挑衅性,但也是团队的参照点,他知道如何让工程师和机械师一起合作,发挥团队作用,并会用当地方言与他们交谈。得益于这一点,每个人都将他视为团队的支柱、结构的关键部分,是框架中的永久环节。由于他富有魅力的个性,使团队的每个人都有强烈归属感,即使在最高级别赛车的艰难气氛中也是如此。每个成员都能成功地发挥了自己最好的一面:这不仅是在赛道上,而且在工厂的每个区域,甚至可以从外面看到。


跃马在激励和创造方面是独一无二的,在融洽的内部氛围下,福吉里凭借自己的天赋、能力和好奇心变得更强大,知道如何进一步推动自己,迈向前所未见的创新解决方案,并再次推动了团队中的每个人。这或许是他获得最崇高的成果,它使法拉利得以继续执掌最高级别的汽车技术。


在成为法拉利车队负责人的那一刻,毛罗说道:“当我接管负责赛车部门时,我向法拉利先生承认我非常害怕。他安慰我,并告诉我他将全力支持我,我不应该感到受挫,也不应该害怕做一些大胆的事情”。 事实上,福吉里确实敢作敢为:他从250 GTO开始着手,重新设计了车尾并提高了动力输出,从而将这款“杀手车”转变为60年代众多比赛中的“制胜武器”。1968年,他率先在克里斯·阿蒙 (Chris Amon) 和杰基·艾克斯 (Jacky Ickx) 驾驶的一级方程式赛车312上安装了大型翼板,甚至比科林·查普曼 (Colin Chapman)为莲花推出这项创新成果还要早。 

Mauro Forghieri 在意大利大奖赛上与 Jody Scheckter 交谈,在 1000 公里的蒙扎赛道上传授智慧,在新闻发布会上坐在 Enzo Ferrari 的旁边,观看法拉利 126 C2 在 Fiorano 赛道上的首次测试

如果要列出所有福吉里设计的精美跑车将要花费相当长的时间,但这些数字使他跻身于史上最伟大的赛车工程师行列:54次一级方程式比赛胜利、11次世界冠军和9次耐力赛冠军。他多才多艺:那一时期最受追捧的工程师因其杰出的才能而大放异彩,但除了极少数例外,他们都只是单一领域的专家。有些人是单座车专家,有些人专注于跑车,其他人则专注于配置、发动机或空气动力学。在身边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毛罗在这些领域中的每一项都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丰盛硕果。尽管他的举止有时可能很粗鲁,但是他知道如何发挥团队成员的最大潜能。他是一个能够修改致胜系统以确保其不断获胜的人,这也恰好概括了法拉利的历史。

 

福吉里与恩佐的关系非常特别:和所有才华横溢的人一样,恩佐对毛罗的才能特别着迷。他在他身上看到了自己驱动力的实现:或许两者之间有一种渗透的过程。福吉里同样聪明绝顶,让自己在法拉利的引导下,针对不同场合提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这可能是原创的、极端的或创新的方案,其实在他表达自己的疑虑并做过详尽研究之前,他已经确信,凭借他所选的方案和独特做法,恩佐一定会答应。


很少有设计师能像福吉里一样成功地创造出具有标志性的单座赛车和赛车,他知道如何将美感、魅力、专业技术和价值结合起来,并将其融入到汽车中,这是跃马传统的另一个显着特征。我们只需回顾一下尼基·劳达(Niki Lauda)驾驶的跑车,它在1975年至1977年期间力压群雄,或者遥想吉勒斯·维伦纽夫(Gilles Villeneuve)与法国车手雷内·阿努(René Arnoux)、帕特里克·坦贝(Patrick Tambay)和迪迪埃·皮罗尼(Didier Pironi)一起驾驶的第一辆涡轮增压赛车,不仅实现了千万粉丝的梦想,还以这类发动机斩获首批冠军头衔。


福吉里是写下全球赛车历史上最激烈和最重要的篇章之一的幕后功臣。他将一生中最富有成效的年华奉献给了法拉利,在此期间,他以激情和奉献精神为巩固法拉利品牌在全世界的形象和信誉做出了巨大贡献。他以许多最令人难忘的辉煌战绩为跃马传奇增添光彩。


当福吉里在1987年结束效力法拉利时,他记得是这样宣布他的辞职的:“我要走了,”他对法拉利说,后者回答:“好吧,那就走吧,因为过不了多久,我也要走了......”


 

现在,两人终于有机会继续对话了。

 

 


Forghieri 与传奇的法拉利 F1 车手 Niki Lauda 讨论赛车策略

皮耶罗·法拉利,副总裁:“当我在1965年加入公司时,我与法拉利的第一位员工卡瓦列尔·吉伯蒂(Cavalier Giberti)共用一间办公室,而早几年接任的毛罗·福吉利就在隔壁。因此,我们相隔十岁和一扇窗。事实上,我们每天都见面。福吉里对他所做的一切都充满了活力和热情。他很乐观,我记得在车队管理中心有许多无休止的会议,常常从晚上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我要调解他和我父亲之间的争论。我知道我父亲很欣赏他孜孜不倦的工作态度,他知道出现的任何错误都是为了尝试做得更好和展望未来。我们失去了我们历史的一部分,一个为法拉利和整个赛车世界做出巨大贡献的人。”


马蒂亚·比诺托(Mattia Binotto),法拉利车队负责人兼总经理: “今天对法拉利的每个人来说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日子。我们哀悼毛罗·福吉里的逝世,他是在这里工作过的最伟大的人之一。他在27岁时被任命为车队经理,具有出色的洞察力,他是汽车界最后的全能型工程师之一。我在不同的场合见过他,每次都很特别。他一直都是一个真正有魅力的人。他的革命性想法,加上充满活力的天性,以及作为一个伟大激励者的能力,意味着他在法拉利历史上一些最重要的时刻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为创下跃马传奇付出了比大部分人更多的心血。我们都会想念他。”


法拉利Attività Sportive GT赛事主管安东内洛·科莱塔 (Antonello Coletta): “福吉里在推动法拉利的历史发展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恩佐·法拉利声称自己是一位煽动者,我想我们可以说福吉里是一位思想鼓动者。他是一位杰出的创新者,能够提出那个时代大多数工程师都无法理解的技术解决方案。他是一位超越自己既定角色的设计师,成为每个与他共事的人的基准和灵感来源。他是一位不拘一格的设计师,他的好奇心和突破界限的渴望奠定了他在法拉利和整个赛车运动历史上的地位。”

02 novembre, 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