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前,一辆跑车为法拉利开辟了新天地

60年前,一辆法拉利246 SP斩获了中置发动机法拉利的首个重大胜利。现在,我们驾驶当代中置发动机法拉利F8 Spider重返当日胜利之地---西西里岛蜿蜒曲折的Targa Florio赛道
撰文– Ben Pulman
摄影 – Giuliano Koren
视频 – Max Morelli

当我们驶出Targa Florio的前看台和维修站时,立马体会到F8 Spider带来了超负荷的感官体验。

前方是一条蜿蜒穿过西西里岛乡村的路线,亮黄色的敞篷车以惊人速度向前推进,瞬时变速确保了不间断的冲刺,V8的震撼轰鸣声层层叠叠萦绕在向后飞逝的历史建筑上。
每个触点都无限放大感官体验。油门的反应,每次换挡时换挡拨片的响应,以及进入弯道时转向的即时性,流畅自如,没有丝毫迟滞。 可折叠式硬顶能利落地收纳于座舱后部,这要得益于八缸发动机的低舷位置,为这一精妙的包装奇迹提供了可能,因此可全身心感受冲进驾舱并将我们包围的的进气和排气声浪。

尽管F8 Spider能在任何时刻让肾上腺素飙升,但今天的驾驶却增加了额外的情感联系。我们来到意大利西西里岛上曾构成Targa Florio赛事的曲折赛道上,追溯60年前著名法拉利告捷的脚步。

在首辆中置发动机法拉利跑车初次亮相并折桂的相同赛道上,F8 Spider是一位卓尔不凡的道路伴侣,能追溯到跃马历史的一个重要篇章。

1961年4月30日正是在这里,法拉利推出了两个版本的全新246 SP。两款车型均与车队全新的一级方程式赛车共同开发,发动机首次安装在车手后面,这对于法拉利以及恩佐(正是他设计将跃马标志放在车头)本人来说可谓是革命性的转折。

但这一改变立竿见影。那一年,全新的156大放异彩,主宰了一级方程式锦标赛,法拉利车队的车手在锦标赛中一举斩获冠亚军,同时摘下制造商世界冠军头衔,新车型在西西里的赛事也表现的相当出色。

与生俱来的绝佳平衡,非常轻盈的铝质车身助力将重量降低至不到600公斤。结合强大的V6发动机和空气动力学创新,如“鲨鱼鼻”(也运用到F1赛车上)和后扰流板,这无疑是一款紧凑、快速和灵巧的赛车。
两辆246 SP中的一辆惨遭事故而无法完成第一圈的比赛,但另一辆在沃尔夫冈·冯·崔普斯(Wolfgang von Trips)和奥利维尔·根德班(Olivier Gendebien)手中,与保时捷以及斯特林·莫斯(Stirling Moss)、丹·格尼(Dan Gurney)和未来两届F1冠军格拉厄姆·希尔(Graham Hill)等车手在整场赛事中进行了激烈的角逐。

长达7小时的比赛中,最难缠的对手必然是莫斯和希尔,但是冯·崔普斯与莫斯在最快圈速竞技时,莫斯的跑车变速箱在距终点7公里处出现故障而落败。冯·崔普斯胜利在望,但并未松懈,在冲过黑白旗的同时还刷新了单圈速记录。距离最近的对手以落后4分钟的时间完成比赛。

246 SP的战果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为法拉利的专业赛车和公路跑车带来了深远的影响。随着更多车型的推出,更多的竞技胜利接踵而至,跃马在1967年推出了首款中置发动机公路跑车---Dino 206 GT,12缸的365 GT4 BB则在1969年揭幕。但正是凭借1975年打造的308GTB,法拉利建立了从未间断的V8中置发动机跑车的连绵血脉,并一直延续到今天的F8。
From the Ferrari archive, copyright unknown

1961 Targa Florio

Olivier Gendebien smiles for the camera after congratulating teammate Wolfgang von Trips following the pair’s 1961 Targa Florio victory

奥利维耶·根德班(身穿白色赛服)祝贺队友沃尔夫冈·冯·崔普斯(坐着)赢得1961年Targa Florio公路赛上冠军后,跳上法拉利246 SP

61年赛事的Targa Florio赛道是一条拥有无尽弯道的路线,六十年来几乎没有变化:赛道非常狭窄,路面粗糙,而且蜿蜒曲折,在山丘上起伏一直攀升到马多尼(Madonie)山。然而,我们的法拉利却能轻松应对。

面对坑洼的路面,底盘的刚性和悬吊系统的稳定性带来了绝佳舒适度和操控感。方向转变灵巧而迅速,平衡无懈可击,产生720cv的活动金属部件集中在车轴之间和驾驶员身后。在连续不断的弯道上,引发了刹车的即时性和零涡轮迟滞的发动机瞬时动力响应之间的来回舞动。发动机在完全释放时,将以无限澎湃动力推动你不断向前。

今天,我们的步伐比冯·崔普斯和根德班的要缓慢一些。这对德国比利时组合在同样的时间或许已经完成了10次72公里的赛道,但我们的单圈速度却不断下降。他们只专注于道路,寻找可以将曲线变成直线的切入点,而我们却能够慢慢地欣赏这一切。

宽大的挡风玻璃让F8 Spider在转弯时从容自如,开放的车顶让车厢内充满了阳光的温暖和起伏山峦的芳芳,我们的节奏在沉稳和严肃之间自如切换。有时,我们平稳地驶过古老的山顶小镇,黄色法拉利的身影会让途人心醉神迷。其他时间我们会加快速度,当道路在郁郁葱葱的迷人风景中变得蜿蜒时,全力探索F8 Spider的动力与风姿。

在1961年的Targa Florio赛道上,一连串没有尽头的弯道蜿蜒穿过西西里岛的马多尼山脉,构成了每一圈72公里的赛道。今天的道路稍微不同,但也不失为一种享受。

在1961年4月的最后一天,法拉利的车手们一定进行了数以千计的变速操作,不断与50多辆速度较慢的赛车竞技,只有当冯·崔普斯驶入维修站,队友根德班跳上车向他表示祝贺时,其他人才终于松下一口气。

凭借最先进的车辆动力控制系统,与发动机、底盘和空气动力学性能的无缝整合,我们的驾驶体验远没有那么艰辛。但在这些有着悠久历史的道路上,驾驶敞篷中置发动机法拉利仍然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体验。

60年前在这里开始的故事仍在继续...